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过年红包 » 正文

妈妈,我不再回家过年了

征稿许多的大事的开始,都可以从一件小事找到暗示。许多的变化的源头,都可能在不动声色中被忽略。草蛇灰线,时间似乎总是最好的导演。这40年来,每个带着“8”的年份,都仿佛冥冥注定一般——有些事从鼎盛之处崩塌,也有些事又正在破土萌发;有的人从云端缓慢降落,也有的人在山谷蓄势待发。我们就这样,或主动或被动,被时代裹挟。在命运的沉浮中向前。于是,在2018年即将结束之际,人间希望能邀请大家,一起分享我们的1978、1988、1998、2008、2018年:选一年,讲一讲这一年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人或事。重新回望,或许他们都或多或少的、为你往后的生活与命运埋下伏笔。再见“8”。投稿请发送邮箱:thelivings@vip.163.com ,并在标题注明【2018年终征稿:再见8】

2018年2月14号,农历腊月二十九,我回了老家。

村里一些长辈知道我回来了,特地叮嘱我:“你能回来过年就好了,给你爸上完坟,就去你妈那里吧,毕竟她生了你。再大的委屈都熬过来了,现在你妹妹都生小孩了,你也该有个家了。”

他们叹息、抹泪,不停地念叨:“能回来就好。”

1

这些年,我很少主动回家,除非有什么事,才会像个过客一样,来去匆匆。以往的除夕,我总是一个人在外面,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坐在沙发上嗑会儿瓜子,就算过年了。

于我而言,能清净地过个年,已经是最幸福的事了,至少不会卷入那种无休止的争吵之中。长久以来,我和母亲的关系都不好,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妈妈”两个字就算到了嘴边都不觉得有多亲切。

母亲年轻时很漂亮,只是没读过什么书,外公是个蛮横无理的人,认为父亲会顶替祖父的职位,进学校当老师,所以他逼迫母亲嫁给了父亲。母亲死活不愿意,但拗不过外公,出嫁前还被外公打了一顿。

父亲身材瘦小,个子还没有母亲高,性格又内敛,平时不爱说话;母亲则相反,高挑出众,好打扮,爱唱歌跳舞。就算结了婚,还一直计划着有一天能离开。我的出生可能打乱了她的计划,用她的话说,“掉下来那么一坨肉,觉得自己跑不掉了”。

母亲一直觉得,是外公和我“这坨肉”绊倒了她的人生,她当然不敢拿外公怎么样,但收拾我,全看她心情好坏。她常常一边打我一边骂:“我能生出你来,也能打死你去,还能让你给欺负了?”这是我儿时一直弄不明白的事:我一个几岁的小孩,怎么着就欺负她了?

我从小就是祖父和父亲的心头肉,几乎算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他们面前甚至可以为所欲为,但只要见到母亲,我就会莫名地害怕。所以打有意识开始,我连睡觉都是在祖父身边。

我3岁时,母亲生下了妹妹,那时候计划生育,家里被罚了500块钱,母亲被迫结扎,父亲也只得外出打工,没两年,父亲在看工地的时候,踩空了一块板子,从8楼摔了下来,送医院抢救了4天,最终还是离开了。

那天我从幼儿园回家,路旁木房子的瓦片间升起了缕缕青烟,我怀里揣着一个弹弓,像往常一样蹦蹦跳跳,路边的小野猫在四处乱窜,我还追了好久。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发现院子里围了很多人,不断地传出哀嚎声,我蹑手蹑脚地走进,以为像往常一样,在演什么木偶戏。当众人发现我正背着书包东张西望时,马上让开了一条通道,我迟疑地走在中间,有人过来哭着摸我的头:“孩子,你哭啊,你要攒劲哭,你以后就没有爸爸了。”

母亲看着我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恼羞成怒,一把将我拉了过去,按在神龛前,让我向每一个来家里的人磕头。怀里的弹弓掉了出来,在燃烧的黄纸和蜡烛旁显得格外刺眼,身旁好几个大人都在说,爸爸都没了,看他还带着弹弓。我心里好委屈,但一句话也不敢说——我带着弹弓的时候,是不知道爸爸没了的。

我茫然地一次次地跪下,又一次次地被人扶起,然后接受他们每个人的叮嘱:“你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你是长子,你要开始当家了,要争气,要照顾好妈妈和妹妹。”

可那一年,我才5岁。

2

但这些年,我却极少和母亲见面,而且一见面就争吵不断。

我以前总是想要一个答案,我想她回答我——作为一个母亲,为什么可以如此狠心?但她总是一句话就带过:“你都大了,为什么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

直到有一天,妹妹也做了母亲,在产房里握住我的手说:“哥哥,你不要恨妈妈了,恨她只会让你更难过。我做妈妈了,一个妈妈是不可以带着恨的,在女儿出生的那一刻,我的怨念就消了,我不想让她一生下就听到诸多抱怨,我想存很多的爱传递给她。”

上一篇:看客:大吉大利,过年吃鸡!
下一篇:方方封城日记正月初三:口罩代替了猪肉,成为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微信春节新功能 红包不能

微信春节新功能 红包不能用钱衡量了

导读:微信版本功能、视觉系统经过了多次调整更新但微信红包上线多年除了每年有几天能发“520元”基本规则和样式一直变化不大属于稳扎稳打的产品不过最近南都君收到了这样一...

二维码